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亚洲必赢官网平台

阅读:105 次 作者:去如流星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10-31 11:21:35
基本介绍: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短篇小说。

  阿黄是一只狗,是农村里面最普通的那种土狗,由于它全身的毛都是黄色的,所以家人都叫它阿黄。一转眼,阿黄已经离开我们十八年了。然而十几年来,我还一直记得它,一直在心里想着它。有一次我在爷爷面前提起了阿黄,没想到爷爷苍老的面颊竟然流下了泪光,它大概是在责怪自己当年为什么那么狠心吧。

  那时候我还小,大概就七八岁吧。阿黄在我家已经呆了很多年了,算得上是一条老狗了。当时,爷爷有一条猎枪,空闲的时候爷爷常常会到山上去打点野鸡、兔子什么的改善一下我们的生活。而阿黄就是爷爷最好的帮手了,每次看到猎物阿黄都会静静的等着,只要爷爷的枪声一响,阿黄就会箭一样的冲上去咬住猎物,然后将猎物带到爷爷跟前放下,头抬的高高的,好像在对爷爷炫耀:你瞧,我帮你把猎物咬回来了。而每次打猎回来后,阿黄都会得到奖赏,那就是我们吃剩下的骨头。当然,爷爷有时候也会给阿黄留下一大块肉,每当这个时候就是阿黄最高兴的时候。阿黄是一条很忠心的狗,也特别有灵性,有时候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手势它就能明白我们的意思。平时家里没人的时候阿黄是绝对不会到处乱跑的,因为它知道,自己要在家里看家,守护主人的财产。阿黄对陌生人也特别的凶,虽然从来没有咬过人,但是一旦有陌生人靠近它也会叫的特别的厉害,然后背上的毛还会立起来,我们的邻居都有点害怕它。幸运的是它终究没有伤过人。

  然而,美好的日子终究是那么的短暂,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的。

  那一年,爷爷生病了,病的很严重。吃了很多中药都不见好,我父亲一直在病床边陪着我爷爷,而阿黄就躺在爷爷的床底下。自从爷爷生病后,阿黄就很少出去走动,也没有精神,整天躺在爷爷的床底下,好像也生病了一样。那个时候由于家人都忙着照顾生病的爷爷,也没有人去关注阿黄。几个月下来,阿黄瘦了很多。而爷爷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不停的咳嗽,呼吸也很困难。后来,家里来了一个老中医,那个中医说爷爷的病是由于体制虚弱引起的,需要补充营养。那时候家里很穷,给爷爷治病又花了不少钱,确实没什么钱来给爷爷买补品了,爷爷生病也不能去打猎了。当时家人真的很为难,我父亲说就是去借钱也要给爷爷弄点好吃的啊,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熬过去,万一爷爷一下子不行了,连好好的吃一顿肉都没机会,那我们岂不是要遗憾终生。家里人正在商量,谁也没有注意到阿黄偷偷的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阿黄回来了,嘴里叼着一只红毛大公鸡,鲜血还从公鸡的脖子处不停的往外流。阿黄叼着公鸡,径直走到了爷爷的病床前,然后将公鸡放下,昂着头注视着爷爷,似乎在对爷爷说:看,我给你弄好吃的来了。

  爷爷一眼就认出了这只公鸡,那是隔壁家李大妈养的一只种公鸡。李大妈家养这只公鸡是专门给他们家母鸡配种的,这下被阿黄咬死了,那还得了啊。爷爷生气的拿起一根皮鞭就朝阿黄身上打去,阿黄被打的嗷嗷的直叫,可是它一点躲开的意思也没有,任凭鞭子一次次的抽在自己身上。我跑过去拼命的抱住爷爷,哭着对爷爷说:“别打它了,它是为了你才去咬鸡的”。爷爷的心也软了,他蹲下来抚摸着阿黄,眼泪嗖嗖的就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爷爷掉眼泪。阿黄躺在地上不停的扭动,嘴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大概是很疼吧。然而,这件事情却并没有这样过去,没过多久,隔壁的李大妈就找到我们家来了,看见躺在地上已经死掉的大公鸡,李大妈开始破口大骂。家里人觉得理亏,也不敢和她吵,爸爸一个劲的给李大妈道歉,平时对陌生人很凶的阿黄这次也安静了很多。然而李大妈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临走的时候她对我爷爷说,你养这么一条畜生有什么用啊?你要是不打了它,我是不会罢休的。

  爷爷望了望墙壁上的猎枪,然后从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两块钱,给了父亲,他让父亲给买些肉回来。这两块钱是爷爷平时攒下来的,连自己病的厉害的时候也没舍得拿出来,说是要留给子孙的“子孙钱”(注释:是指长辈逝世后留给子孙的一些财产,意味着让后辈有钱花)。父亲不敢怠慢,赶紧去商店买了一些肉回来,爷爷将这些肉用报纸包好了,然后带上猎枪,牵着阿黄出去了。我知道爷爷要杀了阿黄,因为阿黄犯了一个在农村人看来不可饶恕的错误。我跑了出去,一把拽住爷爷的衣角,我好希望爷爷能停下自己的脚步,可是没有用的,爷爷认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外面阴沉沉的,风刮得呼呼的响,道路两旁的树在风的驱使下不停的挥动树枝,好像在告别一个老朋友。爷爷走的很慢,一路上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抬起头,分明看见爷爷的眼角又开始湿润了。终于,我们走到了一个沙堆旁边,爷爷拿出了父亲刚刚买的肉,放在阿黄的面前,阿黄也没有顾忌什么。不急不慢的吃了起来,还不时的抬头看看爷爷。爷爷面无表情的呆呆的立在那里,终于阿黄将肉都吃完了,爷爷慢慢的举起了枪,慢慢的又将枪放下了,慢慢的又举起了枪,慢慢的还是放下了。我知道爷爷要杀了阿黄,我哭着朝阿黄喊:“你快跑,你快跑,他要打死你”。可是阿黄呆呆的立在那里移动也不动。终于,枪响了,阿黄倒在了血泊中,爷爷走到了阿黄的面前,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盖在了阿黄的身上。我不停的哭,因为我知道阿黄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天晚上,我们全家坐在一起,大家一句话也没有说。老天爷好像也发怒了,外面电闪雷鸣的,还下起来倾盆大雨,雷声,雨声,伴随着风呼呼的声音。。。。。。突然,房门被什么东西踢得“嘭嘭嘭'的响,这么晚了会有谁来呢?大家都很害怕,不敢去开门,然而门还是在”嘭嘭嘭,嘭嘭嘭“的响。还是爷爷的胆子大,他走过去把门打开。爷爷惊呆了,竟然是阿黄,它还没有断气,它爬回来了,它连死也不肯死在外面。阿黄浑身都是湿的,雨水沾着鲜血布满了阿黄的整个身体。爷爷再也忍不住了,他嚎啕大哭起来,还不停的锤自己的胸口。”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阿黄只是静静的望着墙上的猎枪,爷爷知道阿黄的意思。他取下猎枪,嘣的一声将它摔在地上,猎枪摔成了几节,阿黄也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那以后,爷爷的病就慢慢的好起来了。隔壁的李大妈和我家和好了,有时候李大妈还会和爷爷提起阿黄,心里不免有些内疚,爷爷总是说过去了,都过去了。其实,只有我知道,在爷爷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阿黄。

标签:短篇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我是MVP
  • 下一页: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