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诗歌 现代诗歌
  • 正文内容

151wapcom绝密彩票网

阅读:138 次 作者:颓小废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5-11 12:01:00
基本介绍:

此刻,我沐着西南风

站在楼上望楼

卧到雪里淋雪

小眼睛的黑孩子

偷唱着一支蓝精灵的歌

我要一条河

寻弥海的感觉

我要独自担负起个人的生命

带着爱去旅行

你在冬天给了我

一个夏天的梦

在春天把我叫醒

因此我有幸注意到一片去年的枯叶

携带清晰的脉络在春光中飘零

因为是一个人的旅行

我扯着铁蒺藜满世界地跑

抖落下额头一点点安静

满世界的挽留,谁来承受

拉开尘封的窗帘

两只渴望的眼

一幢幢高楼高不可攀

梦想凌驾闪电,早已穿越了平川高原

那人却还在伸长了脖子向着远方看

似乎再雄伟的楼宇也挡不住他们的视线

去寻找远方悠长的感叹

一株夹竹桃在风中盛开

一朵花感染一大片

还有夕阳下歌唱的凤凰树

蒲公英的种子落入泥土,生长一个夙愿

祝福刻在传奇里,幸福就会星光灿烂

而无意中牵起自己的手

却只握了一把泪光闪闪

我看见

泪水呜咽着去眼睛里探险

多余的雨留给冬日的雪

为梦想安一个家

让青春不再是流浪的神话

我总善于想象一个故事

我会和任何人发生一些小事

也只有那才是真实的

才能真正把色彩涂在岁月脸上

我发现了,我发现了

我发现蓝天是放纵时光的哑巴

我不愿与大海在闹市里谈心

我像一颗星星挂在空中

与月亮对话

那么蓝的天空

陪我一起敲清晨的鼓暮色的钟

都说黑夜之后有黎明

我不相信,但一直傻傻地等

在流离中前行

远方的路上

露水悄悄打湿了我的行囊

一只甲壳虫落在我的肩上

扬起脸,告诉它心底的梦想

后来,我擦去了别人的泪光,轻轻地我帮助贝壳爬上沙滩

让它知道世界更辽阔

我帮助蚂蚁节省时间

让它找到飞翔的感觉

我帮助一只猫战胜一条狗

让它那无数前耻被雪

我帮助毛毛虫找回丢失的翅膀

让它飞入更阳光的生活

春天,去亲亲大山的手脚

一条小溪投入了森林的怀抱

为了给雪山带去这春光的美好

我写下第一曲属于春天的歌谣

我要向全世界通稿

给每个人一记祝福的微笑

忧伤永远是一只爬行于青春里的野刺猬

既疼痛又灵妙

别人贪看与你无关的风景

你却要比别人的风光更妖绕

世界那样大,世界那样小

一个又一个来回

夜晚闪烁的灯光或抑是泪光

只有你知道

只有一封来自马背上的来信

带来了故乡的呼啸

像一阵忽然的俱风

使一颗尘埃落回到过去

落在记忆的夹缝中

一夜夜的灯光走进眼睛

再走出便已是颗颗泪水条条泪痕

沉默的驼铃

将我的心系地好紧

就这么一天天,聚聚散散

天黑了,请别挽留

让我能够,孤单走远

让我们在温暖的期待里播下再见

我也会带上思念

走过任何地方都会寄给你宁静的回音

我走过路程程程

眼看着夜深深深

我大骂高杆灯上的乌鸦嘴

我想爬上山巅仰望星辰

向天空祈求时间的凝止

让悲伤和痛苦都五马分尸

今夜,我紧闭双眼听从灵魂的指引

将大脑还原成原始的无知

在无数明星的召唤中跨过银河

一棵小草在山岩中浇铸起生命

火焰的寂寞溶化成不朽的鲜血

我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我拥有明亮的落地窗的心情

每一天,菩提都会洒在我头上

我低下头,像一只温顺的羔羊专注地祈祷着被神荫护的虎的梦想

无情的棒子看多了

风雨中也倒躲不过棒打鸳鸯

如果无人取笑我,我会一辈子流浪

每一天每一年每一个晚上

很老很老,千万间广厦

护下了那么多回不了家的渔樵

“这是天生的牛性子!”有人道

却分明觉察到了猛虎啸

却不想思想而痛苦

在人乐人忧里如雷暴跳

别人的苦难,你竟有最大的情

苦难的话你听,佛陀的话你听

对于这份情,只是微微笑

智者的宁净,法的厚重

那些难以证明的孤寂谁又体会得到

如果我死了,请当我还在流浪

也许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哪一天在你不注意的那一刻,我就又会到这里

拉着远方的绿草如茵

听树下的风吟,专心和沉静

我不忍看同一张太熟悉的桌子背面,太久

既便有一只蝶

在光明半昧的年华里翩翩

像极了生命中每一个无望的等候

那希冀的癫狂的天色

俊使我去追寻那无处可藏的爱

夜晚,就像小乞丐躲在房檐上

我不属于哪一个门派

但,愿能够冲出迷途

看路灯昏黄,两旁有齐整森严的悬玲木

门终于缓缓地打开,首先有一股风钻进来

疆硬的身子松弛下来

哀哀地踩住了自己的影子

才露出的一丝微笑又在嘴角疆住

一群漆黑飘动的眼睛

在怀里盛满最浑浊的风表决留给别人去犹豫

睁开眼睛,别人的手掌像迎风的旗一样飘

很久很久,水分滞尽于漠北的风

我们关系不冷也不热,各自天黑到天亮

想变成一棵树的愿望

就连这样美的梦里也衣冠不整

我要取一根最长的胡须

为生命系上灯绳,努力照亮所有的梦

祈求春天的人会有一个大好的前程

谢绝身后亲切的挽留

雄鹰已在我头顶

像盘旋的祭司

我要与太阳直视

我要与智慧感知

我要泽盖大地的生灵

但我现在只想去看蓝天和冰川

看万里雄关上铭刻下的英雄的足迹

我只想伴着红红的春天一天天地红

有一天也成那鹤发童颜的老翁

我只想看江河流过阳关之东

在声声叹息中

那么多墓碑仍然直指沧凉的天空

我庆幸,活的这个时代还有梦

在一个个逝去的日子里

大家也能生活地其乐融融

如果每一条路都埋着一根骨头

每个路口也定有一颗流浪者的头颅

发几声优美的狂啸

唱一首哭泣的歌谣

是否会有人艳羡你的幸福

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街

一个人走向冷冷的夜

身影投洒在本世纪初

若是每滴水都会拧出一个字

寂寞的日记在泪水中将不再朴素

在另一个胜利的喜庆时刻

我绕过,所有人冰冷的眼波

但脚步再已停不下来,且越来越快

给别人的梦装点成匆忙的期待

告诉你我要离开

我要与希望撞个满怀

我流浪,就像一直渴望

翱翔的鸟的双翼打开

思考一些事情,过去或者未来

在某个宁静的清晨

一山昙花开,花的高姿态

比月光冷艳,比水光清寒

两只鞋的誓言

被一根鞋带系地紧

想浪迹天涯,天涯有古今

锦秀年华便怕了英雄华发

摘一朵旧城堡的木槿花

诚然,白雪公主是我今夜的舞伴

水晶鞋,白群杉

在落英缤纷的舞池里

伴着或高声或低声的音乐尽情旋转

在每个热血沸腾的早晨

征服一位冷漠世界的女人

可是在每一个早晨

我都看到镜子里的灵魂失落且深沉

我都发现自己活在风言风语的丛林

昧着良心,藏起灵魂

用整晚的心事去推算现实同梦想的距离

算了吧

索性就由这天气再冷下去吧

我只是默默站在人来人往的路旁

守护一个小小小小的梦想

在每一个黯淡的白天

用自己的笑决定自己的权

不去理会旁人怎么看

甚至还曾为别人去改变

我知道明天又是一个下雨天

但我依旧找不到伞

慢慢地

重叠的是昨天的咏叹

千万句

都化作淅淅沥沥的雨线

落进粉红色的尘埃里

不见

郭家二小姐曾是被窥的对象

如今

衣衫的艳丽空对时间的凋残

我知道

夕阳会了结所有的麻木与狂想

(恩恩怨怨)

平静的生命淡淡地流走

是千帆驶过的从容淡定

是潮来潮去的宠辱不惊

众芳沉寂的季节开出胭脂红别的衣襟

可以穿越伟大却摆脱不了最初的平庸

我涉过城市的霓虹

把灵魂交到对方手里,为爱冲动

在你的眼中,我不忍远去

我们在两棵柳树下

学娘的样子去摘白阳花

慢慢地向前探索

那些漂浮在流水上的段子

却翩翩来迟跌跌撞撞,被锋芒割伤

无边的夜只有风在唱

一支无比深邃的歌

四处游荡

不必在泥水中拖踏

不必在重复中消磨

不必在牢笼中囚禁

不必在悬崖前退缩

纵身一跃,结一颗红色的果

今夜不会再有难忍的旧梦

快乐倒要算得是幸福里最痛的风

我等待第一缕曙光投落下都市的倒影

我们一天天长大

梦是最大的代价

如果要我重选一个方向

我还会走到流浪这条路上

如果要给流浪选一个式样

我就选择逃亡

我不愿匆匆来匆匆去

在这样美的春天里

在阳光下把灵魂出卖

换回颜面与金钱

再回到黑暗里

在颓废的旷野上面对死亡

许多事情除了等还要抓

真正至亲的人啊

只要一次温柔的采摘

我就又在你甜密的等待里复活

我的心少有人造访过

我们都忙于生活

苦于将自己逼向一个高度

忘记了

乌托邦也是一个帝国

尽管有,来自八方的祝福

脚下却怎么铺垫也不可如柱

生命是一个历程

如雾起时仰望者的幸福

梦想如花绽放成经年不遇的风景

几般重复的梦境,依旧是五月浅夏

那个生命呼啸的尽头

满山炫目的紫蓝色

大片如蝶乱舞的鸢尾花

不停地,绽放,翻飞,落定……

世间一定有棵暖暖开花的树

有光有水可以栖住

我就做一枝流露真心的嫣红

让每一株草儿都愿嫁给我

在沉长而寂寥的午后,只有阳光是细碎的

只余跳动的脉膊和花朵起舞的身影

只待一个花落满溪的夜晚

泪水如蝶从梦境穿过

拎着过去悬幻的故事

在不美的生命中一次次打马走过

曾听说哑巴的妈妈死后去了天堂

但我只见到流浪的语言挤满了灵堂

乌鸦飞翔在纯净的天空里

我就躺在自由的床椅上

清凉睡去,自然醒来

铺一张白纸,凝视里面的喧哗

在母腹中缓缓尚未成象的卵,已有世界开始

警觉它,监视它,打击它,超越它

多想只要一个小小小小的梦做永恒的家

一粒花生都是一座王国

一粒花生被天与地,压榨

我想起被华丽丽地藏进词语中的你

那些言不由衷的话

优雅从容后,倒也了无牵挂

但我依旧向往一片海

向往一只地瓜的徒行

抛却重负,随意轻松

一列穿越沉寂的火车

并没有将秘密披露

但命运却用小数点计算着时间

命掌在别人手里,使我运不起来

身后一草垛的记忆要我去缅怀

我不要这样,我要去闯荡

舞台等待着我再一次出现

抹掉忧伤,献给世界精彩的表演

写日记的标题,用蜂蜜还是黄莲

当我端坐在教堂里听着颂唱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贴在长期的梦想

当我去青春的时掌在别人手里,使我运不起来

身后一草垛的记忆要我去缅怀

我不要这样,我要去闯荡

舞台等待着我再一次出现

抹掉忧伤,献给世界精彩的表演

写日记的标题,用蜂蜜还是黄莲

当我端坐在教堂里听着颂唱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贴在长期的梦想

当我去青春的时 

光里经历暴风雨

可那时,花已在黑夜里悄然努放

我只希望能够继续

把誓言扛在肩上,顶在头上

让生命在空气里不停地旋转

冷的泪,热的血

充斥世界多年,多年行走在流浪前沿

自恋,是一次次狂欢

当音乐停下来,大家都离场,我也只能这样

请让我最后一次托起这白雪公主的脸庞

我还要离开此地,像一部西游记

而你像大唐的那个人

在别人的等待里等待别人

这异乡的城镇

每天都想离开,却一直没能离开

有机会离开又不愿离开

偶尔会想起绽放的微笑

像翻卷的柞树叶,焦灼无奈

佛见了佛爱花见了花亲

在路上,曾仰杖昆虫的胸堂

去敲猛虎的门

我坐在一边听它痛骂

骂我是个好有种的恶人

倒也受宠若惊

假意,或者真情

是谁爱过你朝圣者的灵魂

青砖黄瓦,在空气里反复播放二十年前的雨音流浪者的衣钵便被岁月

埋地很深,很深

你还向喧啸荒的尘世索求什么?我分明看到过,一群追风的孩子

星星般的眼眸,可爱的童花头

望着他们笑,笑出了眼泪

一群孩子流着泪跟在我身后

只那一瞬铭在心里

一辈子念念不忘

流浪,流浪,流浪,流浪着一袭青衣款款走去

雪白的浪花只涌向一个方向

孤独暂且停放

张开双手,我可以拥抱整个穹苍

而关起窗,我便可以拒绝风

此刻,风都集会在广场上

听说广场来了个云游的和尚

那和尚来自我的故乡

鲁西南的一个村庄

此刻,我沐着西南风

站在楼上望楼

卧到雪里淋雪

雪很凉,很凉

风很烫,很烫

小小的苦行僧

此刻,我沐着西南风 

标签:诗歌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乡愁
  • 下一页:海边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