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家中宝心水论坛 人物 文学
  • 正文内容

永利真人棋牌

阅读:810 次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日期:2018-12-21 08:04:05
基本介绍:

  制片人侯鸿亮用一句话准确概括了两位著名编剧:“刘和平老师读了太多太多的书,高满堂老师走了太多太多的路。”

  作为一名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的编剧,三十多年来高满堂勤奋地在电视剧领域耕耘,写出了《闯关东》《温州一家人》《北风那个吹》等叫好又叫座的精品剧目,成为观众心中的口碑保证。高满堂不仅高产,而且题材涉及广泛,移民题材、工业题材、农业题材、校园题材、谍战题材、爱情题材……迄今为止,他的笔下已经写出了58部、近1000集的戏,他却能够自信地说:“没有一部是重复自己的。”

  能有如此源源不竭的创作素材和创作灵感,是所有编剧的梦想,而高满堂的秘诀很简单,那就是走出书房、走出咖啡厅,深入生活,深入老百姓,通过敏锐的观察和大量的亲身体验,来为自己的创作寻找能量与给养。在日前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的2018年度新文艺群体人才培训班上,高满堂再次对年轻编剧提出了殷殷期望:“外面的世界很大,屋里想象的空间很小,只有你的双脚像老鹰一样,牢牢地抓住大地,你才能腾飞起来。”

  半年写作,半年下去

  高满堂是讲故事的高手,他能够驾驭众多不同的题材,在一部剧中塑造众多生动的人物形象,他们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总让观众能够产生共鸣,从生活中找到相似之处。在高满堂看来,讲好故事没有别的捷径,必须建立在对生活的积累和提炼之上。

  高满堂描述自己的创作状态是:“半年在写作,半年下去”。“半年下去”,指的是走到最基层的农民、工人家里,与他们同吃同住,完全沉浸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去。“我去农村不住宾馆,直接住农民家里,就睡在大炕上。一晚上热闹啊,有聊天的,有唱二人转的,有吃花生、嗑瓜子的,到了第二天连鞋都找不到了。我所储备的这些素材,我一生是写不尽的,”高满堂说。

  高满堂给学员讲授编剧课程,并不讲那些枯燥的理论,而是从自己的创作经验出发,信手拈来的都是自己如何从生活中捕捉故事与细节的生动案例。他讲道,有一次他的学生写一部都市生活题材的剧,写了几个故事拿给他看,他都不满意,“你的故事是别人的故事,没有开发性。”于是高满堂送给他一个自己听来的故事。那是十多年前他为了写《温州一家人》,去意大利普拉托采访,他在当地的一个工厂里,发现了一个中国老太太,她从流水线上取下衣服缝制,手法非常熟练。高满堂就跟她聊了起来,才知道她来意大利15年了,一直打黑工,所以都没出过这个院儿。当时老太太有一句话让他印象深刻,她说:“我等我孙子出生,我就走出去,让他们把我遣返回去。”高满堂对这个学生说:“我把这个故事送给你,你就写一个与世隔绝15年的人,重返都市,怎么面对这个世界。”

  编剧应当有生活和想象两个翅膀

  今年播出的电视剧《爱情的边疆》是一部反映特殊年代爱情的作品,如何对当时人物的爱情进行准确描写?高满堂在写作时专门去中俄边境进行采访。当时他探访了一座巨大的地下电台,在一件监听室的角落里,意外发现了一个老罐头瓶子,里面插着几只已经干枯的花枝。高满堂以他剧作家的敏锐判断,这个监听室的监听员一定是个女人。果然,他不仅猜对了,而且还见到了已经成为老太太的女监听员,对她进行了采访。后来有一天,他突然产生了构思:她每天监听对方的电台,会不会产生一场“声音的恋爱”,于是故事就突然来临。这样的创作,被他形容为“故事的培养”。“当你听到这个故事有价值,千万不要动笔,就像养鱼一样,一点点养大了,等到成熟的时候再捞出来”,高满堂说。

  高满堂始终认为,编剧需要两个翅膀:生活的翅膀、想象的翅膀,只有这两个翅膀都硬起来,作品才能够腾飞。他夸赞电视剧《白鹿原》的编剧申捷,作为一个年轻编剧,对原著里所描述的时代完全不熟悉,但他能够在白鹿原一蹲就是半年,感受了大量生活细节,才能写出具有烟火味的作品。而高满堂对当下大多数年轻编剧是不满意的,他认为这些编剧只是守在电脑前,靠着喝咖啡提神,编不下去就硬编,他们的作品注定离生活很远,离老百姓很远,离老百姓的情感很远。

  “我那天走在北京街道,看到送外卖的,有上百辆摩托车。我就在想,有没有编剧采访采访他们,他们是有故事的。我觉得可以写戏的生活和素材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为什么不出去看看?”高满堂说。

  剧作家最大的悲剧是重复自己

  对于当前的国产电视剧,高满堂指出,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同质化太严重,跟风太严重,故事没有个性,千人一面。

  他讲道,自己之前在上海参加一次剧本评审活动,现场来了七个年轻编剧,讲了七个故事。高满堂在总结点评的时候,将故事和作者说岔了,当时有些年轻编剧还有些情绪。高满堂就说:“为什么我分不清谁讲的是什么?是因为你们的故事都是‘通用公司’出品,没有特点。”

  高满堂的心得是:“在编剧界,人多的地方咱别去。”他盘点自己写过的作品,《家有九凤》是家庭剧,《闯关东》是移民题材,《大工匠》是工业题材,《老农民》是农业题材,《温州一家人》则写改革开放……“我敢说,各个题材都有别人跟风模仿我的,但还没有超过我的。”

  高满堂认为,当前年轻编剧最大的问题是不愿意走出去,单纯相信自己的才华和抖机灵,致使当下电视剧出现了“题材荒”的情况,“尤其是今年开始,那些玄幻剧、 白领精英剧开始不受待见了,收视率很低,用什么鲜花、鲜肉都挽救不了。你的故事枯竭,产生的都是同质化的作品,老百姓就会无情地抛弃你。”高满堂认为,编剧在接手每一部戏,都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包括主题的开掘,人物的设计以及情节是否具备新颖性等。每一部戏对编剧都意味着一次调整。“剧作家最大的悲剧是重复自己的过去,剧作家最有出息的是每一部戏都往前走,”高满堂说。

  高满堂总结,伟大的编剧应当是这样的:“思想的开拓家,人物的雕刻家,情节的阴谋家,细节的插花家,情趣的烹饪家,台词的收藏家。”说到台词,他又调侃当下电视剧荧屏上充斥的是“流量的台词”:“流量的台词,同时也是流浪的台词,我非常忧虑。”

  明年是现实主义回归之年

  高满堂预测,明年将是电视剧领域现实主义的回归之年。在他看来,现实主义不仅体现在题材上,还体现在创作态度上。他表示,虽然现在视频网站已经成为电视剧播出的重要平台,而且在受众层面更关注年轻观众,但他反对过度地迎合观众。“我想我们应该在现实主义基础上,在技术上、形式上寻找更新的手法,但是我不提倡在主题上、思想性上、人设上一味地去迎合年轻人,而把剧作家一生的看家本领都扔了之后,屈从于互联网。”高满堂认为,现在的网剧在质量上已经较前些年有所改观,但网剧在强调“网感”的同时,仍然应当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而不是无限度浪费技术和题材资源。“无论是古装戏也好,或者青春剧也好,虽然题材风格样式不同,但是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应该是共同具备的。”

  高满堂还谈道,目前编剧界还有一个怪现象,那就是许多编剧只闷着头写自己的作品,但对同行的电视剧看都不看,对当前热播的作品缺乏最基本的了解,“这个现象非常奇怪,就算高傲也不能高傲到这种程度。”高满堂透露,他每天晚上都会抽出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打开电视,将各个频道正在播放的电视剧全部过一遍,他也在观察和学习同行们的作品,包括许多年轻编剧的作品。他从中既能看到当下电视剧创作中的一些问题,也能在一些作品中收获灵感和启迪,全部过完之后,自己才能安心休息。

标签:人物访谈,人物报道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