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家中宝心水论坛 图书 书讯
  • 正文内容

新四不像128期

阅读:203 次 作者: 来源:南京日报 发布日期:2019-06-14 15:50:56
基本介绍:家中宝心水论坛分享的图书出版家中宝心水论坛。

  

  南京作家李黎进行了“水浒故事新编”系列创作,新书《水浒群星闪耀时》着重写梁山英雄上山后、招安前日常生活,包括他们的喜怒哀乐、乡愁怀旧、未来憧憬、命运追问,等等。真正的解构是为了建构,作为一名80后作家,李黎是如何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创作营养,又会如何刻画梁山个人及群体?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找寻梁山好汉被忽略的真性情

  记者:你说过,真正的想象体现在方寸之间。新作应该还是基于水浒人物基本性格的创作,请介绍一下你所认识的水浒英雄,他们都是怎样的性格?

  李黎:这组小说的本质还是纯文学意义上的短篇小说,只是借用了水浒人物,并一直持续下来。这些人的困境,和今天的人们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人生出路。当人生艰难时,人会想“出路”,当找出路未遂时,会质疑出路本身,这是古今相通的地方。

  至于我认识的英雄,比如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但他不是总教头,他是典型的“命运决定性格”的人物,前半段的命运是小富即安,性格是胆小懦弱;随后是得过且过,性格是畏首畏尾,一直到上梁山也都是这样,再往后的命运,是被主流社会所抛弃。他的性格是没有性格,一部战争机器。

  风雪山神庙和火拼王伦,是林冲身上的意外事件,再一再二不会再三再四,而且都是由外力促成,一团火突然烧起来,然后又快速熄灭。

  关于王伦的左右手宋迁杜万,在《金印汉子之歌》中是有所发挥的,把他们的落魄不得志夸大了一些,作为绝对的元老,他们起码在梁山的基建方面有很大贡献,但此后一直被晒在一边,养花种草。这样一看会相对明了些。

  记者:你最偏爱哪一个人物?

  李黎:少年时最喜欢的是武松,武力崇拜的结果。后来最喜欢的是鲁智深,全书28篇,其中3篇是以第一人称写的,这个叙述者就是鲁智深,我想着写一部全部以他的视角和语气的书,甚至想过模仿著名的《杜尚访谈录》,写一部《鲁达访谈录》,时间安排在他出家之后、圆寂之前,地点选在杭州。

  鲁智深是“天孤星”,这一个孤字,其实很契合我们的审美,尤其适合少年人的心性,鲁智深很忧郁,很抒情,很孤独,和齐秦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王杰的《英雄泪》气氛高度吻合,只是他的形象和气息被以往的影视作品带偏了。

  鲁智深有种对人生来孤独这一本质充满喜感的揭示,看到他我甚至会想到《婚姻里的陌生人》这个书名,鲁智深如果结婚,也是婚姻里的陌生人。

  写好汉的非好汉一面

  记者:你提到早年听评书的经历,这是一笔难得的财富。请介绍一下你与评书之间的渊源,它们对你的影响,以及它们在一个少年阅读成长中的作用。

  李黎:在我的少年时代,听广播是主要的娱乐,更是了解世界的重要途径,可以说类似今天的互联网。

  最早听广播,就是听歌听评书。评书,或者“广播书场”,有很大的“缺点”,缓慢,不能快进,又在情节和悬念上做足了文章。印象中最早听到的一批评书是刘兰芳的《说岳》,单田芳的《白眉大侠》《三国演义》《百年风云》,还有现代一点的《敌后武工队》等,我没看过琼瑶的任何作品,但听完了《彩霞满天》。

  暑假是听评书的好时间,评书的缓慢、古旧和那个年代无边无际的时间高度吻合。从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同时听五六部评书。这种只有声音而没有画面的故事对激发人的想象很有好处,而一部部追下来,跟今天的追剧有些类似,让人特别兴奋。

  要说影响,一开始是让我对故事深感兴趣,进而理解到,现实世界似乎只是一个立足点,由眼下的现实世界往前后左右出发,我们可以探究更多的世界,虽然不能身临其境,但也仅仅隔着一层纱布而已。这应该就是虚构,虚构的力量。

  记者:这种对传统文化的承袭,是不是潜移默化影响了你?起念写这组小说,又是怎样的机缘?

  李黎:传统文化中有非常强大的关于惩恶扬善、中正和平的叙述,这是评书带给我的影响;评书不管形式还是内容的不急不慢、进退有据的观念让我受益匪浅。

  因为看到诸多作家和朋友写“在古代”小说,我一直默默储备,2008年的时候突然想到以“梁山后街”为故事发生地,写一组“梁山好汉在不打仗的时候都干些什么”的小说。

  写了一篇之后发现难度太大,可能陷入死胡同,就一直搁置着,后来不得不放弃“后街”这个地方,但写打仗之余的好汉故事,写好汉的非好汉一面、日常的一面,从那时就非常明确了。

  名著能衍生出无限的文字

  记者: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除了对人物性格的塑造,你在创作中还进行了哪些尝试?

  李黎:创作中最大的尝试,是给诸位英雄编一个在梁山世界完全可以成立的故事。这个故事要足够精彩,有足够的逻辑,或者反逻辑,要有始有终。

  《金印汉子之歌》里面,宋迁杜万见到宋江脸上刻了金字,自己也想来几个字向大哥靠齐,这完全符合逻辑;《欢迎高太尉上台剪彩》看着特别可怕,也在逻辑范畴之内……现在的标题,包括《请你证明你是浪子》《林冲努力了三次》《我只是一个说书的》等,整体上充满了狂欢氛围,这也挺好。在这本书中,简练和通俗一些的语言更符合当事人。

  记者:经典需要不断解读和发现,请说说你对《水浒传》的解构在当下的意义,它的价值还有哪些有待发掘的?

  李黎:我也没有解构水浒英雄的初衷,更多的是对水浒英雄人物的批判,简言之,我不认为他们是英雄,更多的是常人,有着极大的生存困境同时也有着致命弱点的常人,说是英雄是一种拔高和向往,很多人严格意义上说只能算“英雄爱好者”。当然这是诸多解读一种,有助于更为立体地研读水浒。

  水浒的价值,无论是它对人物性格、民众心理等事物的描述,还是对它的批判,都是无穷的,能衍生出无限的文字,这也是名著的属性,即无论观点正反,都可以始终议论下去,都可以从它身上找到当代性。

  记者:你在作者简介中介绍自己来自“南京郊区”,这会不会成为你在写作中确立个人风格的一个坐标?

  李黎:是的,以前有人提醒过我,简介上生于南京就南京好了,为什么加上郊县。是故意的,“南京”有它的符号,衣冠南渡的第一站,南北交融的前沿,更有无数民国风流轶事,这一切在我出生的距离南京40公里的丘陵地带是看不到的。那个地方更靠近安徽马鞍山,和南京、江南的一切都关系不大,唯一一次是在山里面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晋墓;父母现在的小区外,有一处方旗庙南朝失考墓石刻……所以,南京作为城市,是一个强大的历史文化的存在,郊区则像一个真空,有足够的虚构空间,有足够的再造可能性。(记者 王峰)


标签:出版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